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千年一纵 四十三 归海兰馨

发布时间:2020-01-16 19:45:06

千年一纵 四十三 归海兰馨

那只黑犬的体型并不大,但浑身上下散发的气势却远甚其他一切名犬。它笔直而立,尾巴竖起,两只黑眼死死瞪着封沐和鱼慕飞。

“圣灵犬。”鱼慕飞身体略微前倾,手中伞尖向前,随时准备开打。

封沐听说过圣灵犬的名声。圣灵犬、龙呤剑,未央国王室归海一脉的标准武者配置。

不多时,一个女孩从林中缓缓走出。她的容貌秀美,垂首燕尾形的发簪,身材中等却尽显婀娜。她身着粉红烟纱裙,额头方正蛾眉细,指如葱根口似朱丹,一举一动摄人心魂。虽未及鱼慕飞的容颜,但也算得上倾倒众生。

那女孩款款而立,口中低语:“鱼慕飞,我找你找得好辛苦。”

鱼慕飞欠身道:“承蒙归海兰馨挂念,不胜荣幸。”

归海兰馨脸色微变:“我与你皆参加本次卓宗院的考试,同州城内那些鼠目寸光之辈,却只念你鱼慕飞,不知我归海兰馨。”

鱼慕飞嫣然一笑:“这事可真冤枉了我。”

归海兰馨声色俱厉:“同州城内很多人都说鱼慕飞是这一届最优秀的考生,我上了这伴月山后,一路不曾主动与人交手,不过,你鱼慕飞例外。”

封沐想起来了,同州城那映水堂里,二楼凤凰台厢房住的鱼慕飞,三楼望星台厢房,住的恐怕就是这归海兰馨了。看状态,归海兰馨是不满鱼慕飞的名声超过自己,所以故意找上来要打一场。不过,两个美人开打,总感觉不合适啊。封沐灵机一动,说道:“归海王族,声名赫赫,但王族嘛,总归很少和民间来往。未央国内,就算卓宗院的师资再好,归海一脉也未必看得上。因此,同州城的百姓不知归海兰馨,实是没想到归海兰馨也看得上卓宗院。”

归海兰馨笑道:“没错,归海家进卓宗院修习的人很少。不过,必须得承认,卓宗院的修习确实更加系统。”

鱼慕飞冷道:“算你说了句实话。不过我看你的右肩上,那标牌在哪?这样可是违规的哦。”

归海兰馨道:“哈哈,那标牌我看都没看,直接扔了。你不是已经拿了足够的分数吗?我只要打倒你,夺了你身上所有的标牌,便足以过关。”

鱼慕飞没好气地说:“可你也需组队,你连自己的牌号都不知道,如何组队。”

归海兰馨神色忽变:“笑话!我归海兰馨来卓宗院,是卓宗院的荣幸。还管他什么规则不规则,组队不组队。既然我已经到了这里,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我们分个高低,二是你直接认输,把你抢到的标牌都给我。”

鱼慕飞伞尖朝前:“标牌在我这,想要,自己来取。”

“正有此意!”归海兰馨双手结印,那龙呤剑呼啸而出。

鱼慕飞两手握住伞把,劈向归海兰馨的印堂,意欲先发制人。不料还未接近归海兰馨,那圣灵犬咆哮着窜起,一口咬住鱼慕飞的红伞。鱼慕飞口中念咒,那红伞忽地张开,将圣灵犬狠狠弹倒在地。

“天罡伞,名不虚传。”归海兰馨赞道。话未说完,手中龙呤剑刺出,唰的白光一闪,气流震动。

鱼慕飞红伞挡在身前,只见龙呤剑撞上天罡伞,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归海兰馨喝道:“漫天飞舞!”

那龙呤剑剑身一震,一股疾风骤雨般的能量顿时暴涌而出,旋即,只见剑身化作万千剑影,朝着天罡伞刺去。

天罡伞急速转动,且战且退,挡住剑雨的侵袭。退到一棵大树旁,鱼慕飞脚尖在树干上一踩,腾空翻转过来,落到归海兰馨身后。身形刚刚站稳,手中天罡伞已横扫而出,归海兰馨背身一档,龙呤剑与天罡伞再次相撞。

鱼慕飞欲要再攻,身后突然窜起一阵劲风,她知是圣灵犬扑来,情急之下,只得往旁边侧翻了个跟头。鱼慕飞的身形却是优雅,但那天罡伞体积太大,因此这一翻多少有些尴尬。

趁鱼慕飞立足未稳,圣灵犬再次扑出,封沐有些着急,抽出背上长剑挥舞,逼退那咄咄逼人的圣灵犬。

鱼慕飞却不领情,断然道:“我和归海兰馨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好,我喜欢!”归海兰馨夸赞一声,绝招又出:“漫天飞舞!”

那龙呤剑剑身一震,化作无数剑光袭来。鱼慕飞转动红伞,亦是绝招发出:“霓光红线!”

那道道红线与白色剑光交汇,叮叮作响,分外耀眼。

斗得正酣,圣灵犬看准时机再次扑出,鱼慕飞收起天罡伞狠狠打下,正打在圣灵犬的额头上,那圣灵犬一声惨叫,退了下来。

鱼慕飞这招顾此失彼,眨眼间龙呤剑已追身刺到,鱼慕飞急忙侧身避过。同时一拳打出,归海兰馨毫不含糊,提拳相迎。

两人硬拼一拳,都感觉到对方的拳头好似有千斤之力,手臂骨骼肌肉都震得生疼,双双都没有占到便宜。

那圣灵犬挨了一击,变得更加狂暴,它嗓中发出沉闷的声音,又一次朝鱼慕飞扑来,而归海兰馨提剑在后,双双袭来。

鱼慕飞横伞挡住,那圣灵犬正好咬在天罡伞的伞骨,鱼慕飞正要开伞震开圣灵犬,那龙呤剑却已到了她的咽喉。

“你输了。”归海兰馨挺直而立,手中龙呤剑离鱼慕飞的咽喉又近了点点。

鱼慕飞怒目相视,却不说话。

“把你身上所有的标牌拿出来。”归海兰馨有些趾高气扬。

鱼慕飞将所有的标牌扔在地上,仍旧不发一语。

“就这些吗?”归海兰馨明知故问。

“就这些。”鱼慕飞不卑不亢地回答。

“哼,你右肩上不是还有个标牌吗?写着鱼慕飞名字的那个。”归海兰馨斜着眼道。

“这个,不能给。”鱼慕飞低语。

“哈哈!明确告诉你,我想要的,正是写着鱼慕飞名字的标牌!”归海兰馨倒竖双眉。

鱼慕飞并未照做,她那对美目紧盯归海兰馨,眼眶有些湿润,这冰山美人,竟然要哭了。

“把那个给我!今天,我要拿到写着你名字的标牌,我要让所有人知道,鱼慕飞输给了我。”归海兰馨高声道。

鱼慕飞扬着头,将自己的脖子亮给归海兰馨,却没有要送出右肩标牌的意思。

归海兰馨很是恼怒:“你给不给?不给我真刺下去了!”

福泉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山西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江西白癜风权威专家
营口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