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天才相士第2523章大赌破家

发布时间:2020-01-22 20:53:26

天才相士 第2523章 大赌破家

“小赌怡情,大赌发家致富。到底是小方诸山赌石一举成名,成就点金圣手之名的林白胜算大;还是身具切灵师传承的铁元更胜一筹,不要犹豫,不要徘徊,大胆的拿出你的筹码,能否一跃冲龙门,一赌天堂,一赌地狱,就看今朝了!”

矿洞中灾劫已解,尤其是在原本还有些疑虑的诸人,看到就连原本神智昏迷不醒的泰阿,都悠悠醒转过来,甚至在药王谷的灵药下,都已可下床走路,那颗原本悬在嗓子眼的心,这才算是彻底尘埃落定,按照林白和铁元的吩咐,将矿洞广场下的原石,尽数掘出。

海量的原石,瑰丽的建筑,已是迷乱了所有人的双眼。原本还身处在惶恐难安中,无法自拔的诸人,此时此刻已是完全没有了分毫畏惧,只有无尽的欢欣鼓舞。他们很清楚,这一次他们所获得,必将要比覆灭灵泉宗得到的更多。

这是一场非凡的际遇,更是一场独属于他们的盛宴。而这些际遇,更会给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提升,而一切之所以能成功,原因也只有一个,那便是林白的存在!

所以在诸人听闻林白跟铁元之间设立了赌局后,心情顿时激昂到了极点,均是无比关注局势的发展,想要看看,究竟他们两个,谁能拔得头筹。

而在这群情激亢的大环境下,兽爷眼珠子骨碌碌一转,顿时计上心头。几乎没有思索,便直接拉出几张破桌子,开始设起了赌局,在那大呼小叫不止,忽悠诸人投注。

“当初林前辈在小方诸山参加交易会的时候,我可是也在场,但凡是他出手,可说是无往而不利。你们是没见到,当时灵泉宗江流那小王八羔子,被林前辈耍的是团团转!虽然铁元前辈是切灵师传人,但我还是更相信林前辈的实力,我赌林前辈赢!”

就在诸人难以取舍时,匡长庚却是分开人群,走到阴金水兽面前,重重的把一瓶丹药拍到了桌上,然后朗笑道:“一瓶归元丹,我赌林前辈胜!”

当初第一次在小方诸山与林白相遇的时候,当初的他还未把林白看到眼里,而林白对他更是以前辈相称;但等到林白进入药王谷,寻求两宗结盟时,他们已是平辈相交,互称道友;但如今种檀长老却是对林白唤以老弟,无形中,林白竟是已成了他的长辈。

时至今日,所有的一切,叫匡长庚已是有一种恍然若梦之感。他几乎都不敢相信,现在的林白,就是当初他在小方诸山见到的那个年轻人。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叫他恍若幻梦的感觉,所以他在听闻这赌局后,才会不假思索的直接就把所有的筹码,尽数都压在林白的身上。因为就他看来,只要林白出马,就没有完成不了的事情,哪怕是千难万险,都会被他创造出一个奇迹。

他有自信,自己这一把压林白,绝对是最明智的选择。虽然归元丹乃是药王谷珍物,荟萃种种灵药之效,一瓶归元丹价逾数千瓶灵泉,而这一瓶,更可说是他的老婆本。但他相信,这一次一定不会有意外,自己一定可以赚个盆满钵溢,如兽爷说的那样,大赌发家。

在这种盲目的相信下,他下完注后,更是忍不住将头高高扬起,做出一幅目空一切,信心爆棚的气势,静静地等待诸人对他做出豪迈之举的恭维。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就在他下完注后,场内非但没有人对他发出恭维,更是有人用一种略带悲悯的神情望着他,然后低低窃窃私语出声:

“话是这样没错,林前辈手段的确不俗。可是我听说,之前林前辈能取胜,似乎是用了一些手段。而这一次,铁元前辈却是提出要用盲赌这种最公平的对赌方法,这一场只是看他们两个的运气,看谁的手气更好一些,这样的话,林前辈胜算无几吧……”

“不是胜算无几,是根本就没有胜算好不好。林前辈不能借用秘术,在原石面前就和咱们一样,都是睁眼瞎,看不透原石里的蕴藏;可是铁元前辈不一样了,他是切灵师的传人,对原石品相的把握,堪称当今之世第一人。这一局,我看铁前辈赢定了。”

“不错,不错,可叹匡长庚竟然还如此盲目的去压林前辈胜,我看这一次,他不是要赚的盆满钵溢,而是要输得连兜裆布都留不下了。”

话语声讨论到最后,更是忍不住有看好戏的嘿笑声传出,更是有人不怀好意的望着匡长庚,似乎在思忖着,匡长庚连身上的衣服都丢掉,该是怎样的画面……

群人话语声中,匡长庚此时已是整张脸都完全白了。他着实是没想到,这场赌局里面居然还有盲赌这样的规矩,若是瞥开此前的秘术,让林白去挑选原石的话,那他怎么可能会是身拥切灵师传承的铁元的对手,最终的结果,怕是根本不会有任何悬念。

亏大了,亏大了,要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这一回,可不是大赌发家,而是大赌赌得连老婆本都要扔进去了。一时间,匡长庚就如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再没有了之前故作豪迈的趾高气扬,而是面颊铁青,只觉得人生都失去了希望。

“兽爷,我滴个好兽爷唉,我刚才不小心押错注了,您让我改改,改押在铁老赢咋样?”深思熟虑一番后,匡长庚脸上挤出讨好的笑容,凑到兽爷跟前,嬉皮笑脸道。

如今局势下,就他所想,自己想要让事情出现转机,就只能哀求兽爷能够高抬贵手,让他转押到铁元身上。这一瓶归元丹,可是他的老婆本,就算为此丢点人也算不上什么。

“去去去,一边儿去……”匡长庚话音刚落,兽爷顿时牛眼一瞪,没好气道:“买定离手,赌场上的事情,哪里有反悔的道理。要是人人都反悔的话,那还赌个什么。”

“不错,兽爷说得有理。匡道友,你这么做可就不地道了,要是你改的话,那我们是不是也能改了?输赢乃兵家常事,一切都是天定,这是你的命,改不了啊!”不仅仅是兽爷,就连场内的那些围观之人,也是促狭调侃不止,单等着看匡长庚输的眼红。

“你们……你们……”匡长庚眼见事情没有任何转机的可能,当即一咬牙,咬牙切齿的懊恼了一阵,而后想着就算人输风范也不能输,当即摆出一幅神秘莫测模样,淡淡道:“你们这些人,懂什么,夏虫不可语冰而已。林前辈的手段,岂是你们这些人所能想象的,所谓改赌局,不过是我的玩笑话而已,我是百分之百的信赖林前辈的。”

虽然话说的气势满满,但匡长庚心里却是快要滴出血来,眼巴巴的望着正在被兽爷塞起来的归元丹,一双眼都快红了,若不是他眼皮够厚,泪花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听见没,看见没,什么叫欲盖弥彰,这就是欲盖弥彰。匡道友现下怕是肠子都已经悔青了,可是还是得咬碎了牙,和这血往肚子里吞,这得多惨啊!”但可惜的是,匡长庚虽然演技颇佳,但场内之人,却均是哄笑连连,对他调侃不止。

匡长庚闻言气的三尸暴跳,七窍生烟,但仍是高深莫测道:“你们懂什么,不可理喻!”360搜索Μiao_-天才相士更新快

“长庚,这次你恐怕是要亏大发了……”但就在此时,人群里却是传来种檀那极富有威压,但威压之余,却是又带着一种亲近感的笑声,然后走到近前,拍了拍匡长庚的肩膀,笑吟吟道:“据我所知,林道友似乎并没有太多针对原石的秘密手段。”

完了,连师叔他老人家都这么说了,那这一次岂不是败定了?!听着这话,匡长庚的心顿时愈发冰凉起来,但还是按捺不住心中仅存的一丝期冀,可怜巴巴的望着种檀,在此刻,他是多么的希望,种檀是在故意混淆视听,实际在心中也极看好林白。

“来来来,我也押一瓶归元丹,不过我要押铁道友能取胜!”世间之事,不如意者,十有八、九,而匡长庚此番,很明显就是遇到了那八、九。就在他心存期冀之际,种檀长老却是轻笑开腔,下出赌注,轻飘飘一句话,登时便把匡长庚的信心砸得粉碎。

“好嘞,买定离手!种檀长老押铁元胜!”嘿笑着将归元丹收起后,兽爷猛然一吼,然后扯着破锣嗓子嘶吼道:“麻溜的下注了,小赌怡情,大赌发家,就看今朝了!”

嘶吼声下,群情愈发激亢,无数人朝着此处蜂拥而至。一把把积攒,不断的向着铁元压去,甚至到了最后,林白的赔率,竟是到了一赔十这样的惊人地步!

大赌发家,发个毛的家,要大赌破家了!一声声嘶吼下,匡长庚简直都有些欲哭无泪,只是喃喃自语不休,愣怔怔的望着场内之人,宛若丢了魂一样。

如今的一切,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其他人,似乎都已是如板上钉钉般明显,没有任何人觉得,不依靠禁蛇,仅凭着自身气运的林白,会赢得过铁元这个切灵师传人!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李广祥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
安顺在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
衡水男科医院排行榜
重庆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