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三百一十三章 平羌之策

发布时间:2020-01-16 23:48:39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三百一十三章 平羌之策

于此,原本数量浩大,兵强马壮的西凉大军死的死,降的降,擒的擒,逃的逃,可谓是败象尽露,凄凉无比。+

大军统帅马超重伤而去,随从者唯有庞德一将,以及五六十骑,此役吕布收得羌兵二万二千多人,西凉兵士四万余人。

西凉大军荡然无无,马超已败,成公英被擒,吕布征伐凉州的两大阻碍尽除,于此,吕布未有选择仓促进军,而是先稳降卒。

数日后,吕布先唤来北宫季玉,本来北宫季玉正处昏迷,哪知一病醒来,武功城已落入吕布之手,他之部众皆成俘虏。

北宫季玉得知前事,唯唯诺诺来见吕布,吕布坐于县衙上座,凝神威严,想其杀胡恶名,顿时吓得北宫季玉双膝一跪,便是磕头认罪。

吕布对于胡人历来无丁diǎn好感,此番北宫季玉相助马超,又联合西乞慎独祸乱并州,吕布对其更是恨之入骨,不过时下要稳局势,还需先得北宫季玉相助。

“哼!给我起来!”吕布冷声一喝,北宫季玉如同一只蝼蚁遭到一头猛虎咆哮,身躯灵魂刹地好似被声浪吼去。

北宫季玉浑身剧颤,唯唯诺诺而起,瞻仰吕布之威势,北宫季玉之所以卑微至此,当然与吕布的恶名大有关系。

不过更为关键的是,西羌一族的命运,此时此刻如同鸡卵般,正抓于吕布之手,只要吕布稍微用力些许,整个西羌即时遭受灭dǐng之祸!

“你何罪之有?”

吕布眯缩着霸目,北宫季玉只觉寒气透骨。从阻扰吕布大义之师开始。到教唆北羌作乱。再到倾全族之力相助马贼,一一颤声説出。

最后话毕,北宫季玉痛哭流涕,双膝一跪,两手放在额上,重重叩头,悲泣而道。

“此全乃老夫一人之过,西羌上下皆是听令而为。对晋王唯有敬畏,绝无半分歹心,晋王要杀要剐,如何重罚,老夫皆愿领受,望晋王施以仁慈,饶恕西羌无辜百姓,老夫下辈子愿做牛做马,还以晋王大恩大德!”

“哼!北宫季玉,你一条老命。就想换以一族之大祸,你的命焉有此等价值!!”吕布冷哼一声。喝得北宫季玉心里透凉。

自西凉大军自相残杀,再遭吕军重创,西羌此时此刻,上无良将下无兵卒,在北宫季玉手中,连丁diǎn加重底气的实力都没有。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羌人虽是万恶,但已爪牙尽失,甲子之期内已无力作歹,望晋王开恩,饶我西羌一族上下二十万余生灵之命!”

如今西羌剩下的二十万族人,皆是老幼妇孺,壮丁仅剩下如今被吕布俘虏的两万余人,北宫季玉如同被逼得走投无路之人,唯有对这个手捏着整个西羌命运的雄主求饶。

吕布闭口不答,只是手指轻敲桌案,大堂内静得诡异而恐怖,那轻微的敲击声,每当敲落,都如同一个破天巨锤般猛击在北宫季玉心脏,不断地逼迫着他。

北宫季玉如在遭受着此生最为痛楚的折磨,脸色愈渐煞白,浑身战栗不止,泪涕直流。

“北宫季玉!”不知过了多久,吕布沉声唤了一句。

“罪,罪人在此!”北宫季玉如受阎王审判,颤颤巍巍,连忙叩首来应。

“你可知我一生杀戮无数,特别是对你等胡人更是杀人如麻?”

北宫季玉颤抖更剧,头叩更低,唯唯诺诺应道:“那是因为胡人误犯晋王军威,被杀者定都是死有余辜之万恶之人!”

为了给西羌求得苟且之机,北宫季玉此时不但尊严全无,连仅存的良心和人格都尽数抛弃,吕布冷然一笑,他步步攻心,就是将北宫季玉弄得崩溃,如同傀儡。

“好!既然你尽知其罪,亦知冒犯之果,我且饶你西羌二十万条恶灵,不过!”

北宫季玉脸上狂喜正起,哪知吕布忽然话锋一转,顿时令北宫季玉仿佛又重新坠落向万丈深渊。

“一旦凉州战事结束,二十万西羌之民,皆要于凉州、关中之地,作为劳力,修葺各县城池,建造房舍,修复水利,为时期限十年,此为一者,你可应诺?”

北宫季玉浑身颤抖,吕布此举可是要将二十万羌人皆使为奴隶,北宫季玉心中悲凉,但为求苟存,还是死死地逼出字音应道。

“可矣!”

“二者,十年后,二十万羌民,老者可休,妇孺可息,壮丁者尽数耕田种地,凡得收成与我,三七而分,为时期限十年,你可应诺?”

“可矣!”

北宫季玉猝然眼眶、鼻孔皆溢出血液,仿佛心神在遭受极为痛苦的打击,喝声一应。

“三者,从即日起,胡人上下,皆弃其语,抛其服,改其礼,尽学汉语、汉礼,穿着汉服,若有违令者,杀无赦,此乃最后一个条件,你可应诺?”

北宫季玉原以为吕布还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后来一听最后的要求不过如此,紧绷到极致的精神骤地一松,摇晃数下,虚声应道一个‘可’字,便当场昏厥。

吕布听北宫季玉不假思索应诺最后一个条件,心中冷然发笑,作为后世之人,吕布深知,要想毁灭一个民族,就必先毁灭其文化。

吕布的最后一个条件,就是要通过胡人的语言、穿着、礼节的改变,潜移默化地毁灭其原先的文化,然后尽学文化,久而久之,羌人受文化耳熏目染,便会渐渐地忘去本身胡人身份。

特别是其下一代孩童,当他懂事开始,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本身就是,这其中的深奥,又岂是北宫季玉这个蛮夷之族的王者能够明白。

北宫季玉昏厥而去,吕布冷然地命令兵士唤来医者,医者速来将北宫季玉救醒。

北宫季玉醒转之后,一想到西羌之民,将要受长足二十年的奴役,顿时变得失魂落魄,踉踉跄跄地在一队吕兵护送下回到住处。

吕布与北宫季玉做好约定,脸色微微一沉,心里头闪过某个人物,此人正是颇为难缠的‘西凉智囊’成公英。

成公英自受擒起,据兵士来报,他每日,三餐如常食用,并无绝食、辱骂、求死等过激的行为。

説来,成公英乃是忠烈之人,时下如此反常,令吕布颇觉惊异,不过吕布也不急着寻他説降,毕竟韩遂乃是死在他麾下大将文丑的‘手上’。

以成公英的脾性,若无意外,绝不会投诚于吕布麾下,吕布深明其性,甚是烦恼地叹了一口气。

此时贾诩刚好来寻,听得吕布叹息,心思细密的他,当即明白吕布心中之忧。

“晋王眼看攻略凉州在即,理应欢愉常笑,为何却在这黯然叹息?”当然贾诩并无直言指出,而是先施礼作揖,然后才是问道。

吕布回首而望,向贾诩投了个怪责的眼神,好似在责备他明知故问。

“文和既知我心,为何多此一问,那成公英颇有大才贤能,我欲得之,却恐其不愿为我所用!”

“晋王之忧,某倒是有一计,不过就不知能否奏效?”

吕布闻言,脸上狂涌喜色,疾声问道:“文和计将安出,快快与我説来!”

“诺!这成公英脾性忠烈,我曾从降将口中得知,昔日成公英之所以愿率韩遂旧部,尽投于马氏麾下,皆因那韩遂犬儿韩进之故!”

“韩进软弱无能,亲小人远忠臣,成公英见晋王大军压境,唯恐韩遂一生家业尽败于犬儿之手,故而先以联姻手段,替犬儿娶得马腾之女,为其求得马氏一族的庇护,其后才愿率众而投!”

“如今马超麾下西凉大军已是荡然全无,马氏一族无力对抗晋王之锋,凉州落入晋王囊中已是迟早之事,马氏一族危在旦夕,自然无力庇护犬儿!”

“反之犬儿未来的命运如何,将会掌握在晋王手中,晋王只要抓住此diǎn,进而去劝,大有可能将成公英劝得来降,不过在此之前,晋王还需先将犬儿擒住,才可将计实施!”

贾诩双目聚光,一连分析,听得吕布连连颔首,听罢更是拍掌笑道:“哈哈哈...妙!若能收服成公英这一大才,当记文和一大功!!”

贾诩谦虚作礼,君臣两人再议一阵后,便各自散去。

説来,韩进先前本来领兵进了武功城,不过,韩进待了几日,见得战事惨烈,内心惊恐,便是向马超辞行。

马超对韩进如此胆小懦弱嗤之以鼻,想着眼不见为净,便是允了下来,因而此番吕军攻破武功城,并未擒得韩进。

右扶风眉县,马腾得知马超大败,西凉大军荡然无存,刚愈病情,受了一惊,旧病复发,吐血数斗,昏倒在地。

马腾病势渐危,马超、庞德跪于马腾榻前,马腾但以手指而不能言,怒吼数声,口喷飞血,又是昏死过去。

马超、庞德见此,泣不成声,愧恨无比,当马腾再是醒来之时,十余万吕军压境的噩耗又是传来。

马腾面如白纸,双目黯淡,一生大业,眼看即将覆灭,马腾如同一头穷途末路的暮年之虎,摇摇欲坠。

“吕布盛势而来,我等已无力可抗,西凉遭战祸之乱,足有十余载,昔日对手韩文约早死,如今我又大势尽失,看来西凉唯有落入吕布之手,方能得以复兴!”

“大势若此,已不可违,我欲降于吕布,为西凉百姓,军中兵士免去一场大祸!”马腾躺在榻上,目光空洞,尽失锐气而道。

北京国仁医院
合肥长淮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重磅! 国内CAR-T细胞疗法又拯救了一名女孩
白癜风医院安徽哪家好
汕头治妇科病专业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