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魔弓马丁第四十四章剑是我的

发布时间:2020-01-22 18:16:33

魔弓马丁 第四十四章剑是我的

没等张汉文说完,已经被我打断:“这两把剑挺有意思的,就算没有什么用,卖下来玩玩也不算,何况……”我边说边钮头看向二楼,还没等我说完,二楼已经不负我期望的叫价了:“两万两千!”

这个声音很好听,是一个女人,我转头去问张汉文:“这个是谁?居然是个女人?”

“佣兵可不都是男人,也有女人来当佣兵,不过数量少而已。”张汉文回头看了二楼一眼说道。

同样回头的还有曾强,他看了眼是哪个包厢传出的声音,然后对我说:“那个包厢是蓝宝石佣兵团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蓝宝石最神秘的人,客卿,大法师萧和。”

“是萧和?!”张汉文探出头越过我去问曾强。

“是!”

“萧和居然是女的?”张汉文完全无法相信,而我,我是头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男是女对我来说没差别。

当我、张汉文和曾强讨论萧和是男是女的时候,又一个声音从二楼传出来:“两万三!”

这个声音阴冷可怖,让人听上去就会心生恐惧,曾强打了个哆嗦,回头看了眼二楼一个没有亮灯的房间说:“没搞错吧,我们帝国六个A级佣兵团,今天来了三个!”

亚拉汉帝国一共有六个A级佣兵团,大陆十大A级佣兵团中,亚拉汉帝国占两个,而今天在这个小小的拍卖会上,亚拉汉帝国六个佣兵团出现了三个,大陆十大出现一个,就是那个蓝宝石佣兵团,但蓝宝石佣兵团在帝国内却不是排第一,在他们之上还有一个佣兵团,这个佣兵团从来不参与大陆佣兵排名,所以蓝宝石才能出现在大陆十大的行列。

而这个帝国第一的佣兵团就是刚刚报过价的这个黑暗毒牙佣兵团,而这个报价的人,据曾强说,这位是个刺客,其他刺客都参加的是黑暗佣兵,可这位却偏偏走光明佣兵的道路,他从出道就加入黑暗毒牙佣兵团,到现在已经有十多个年头,到现在还保留着不轻易出现在任何光线下,就连灯光都不行。

还有这样的刺客?我很好奇,自然向那个包厢丢了束魔力,那里有个人,这是肯定的,那位也立刻感应到了,同样向我丢了股杀气!

是的杀气,这一下让我猝不及防,不自觉的低了下头,而且脑袋里还生疼生疼的,我皱眉又向二楼看了眼,自然也是一股杀气丢回去。

二楼那黑沉沉的屋子里,一双眼睛突然睁了开来,一个声音自语道:“有趣,有趣,肖恩你也来啦!今天这拍卖意想不到的人还真多。”

我也同样在心里头说道:“老朋友,近来不错啊,来和我抢东西。”这位我曾与他有过合作,不过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但刚我们发现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我们两个很自然的合作了一把,那是在双方都为与对方沟通的下进行的,效果但出其的好。

“两万五!”在我与那我不知名的刺客用心灵感应的对撞之时,那个大法师再次加价。

“两万六!”刺客却不示弱,立刻抬价,而我暂时退出角逐,只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而张汉文的心情却纠结起来。

他很想吃下那把手半剑,但自己又没有那么多钱,他本就想向我借钱,可要一次买两把让他打了退堂鼓。

当我第一次报价时,他很吃惊,这时看到我不在参与竞价却又有些失望,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剑一会儿,才“哎”的轻轻叹息了一声,放松下来,彻底放弃了,因为这时候这两把剑的价格已经被推高到四万,而会场里有反应过来的有钱人也参与到竞价之中。

能让两大A级佣兵团相互比拼的东西会是差的吗?我保持着微笑,在曾强报出“四万零五百”时,举起了我的手:“四万五千!”

“喂,你不要这么凶残好吗!一次推高五千你太……”曾强转头狠狠瞪了我一眼,他报价完全保着随大流的心理,有两个大型佣兵团做背书,这东西就算是垃圾那也是具有收藏价值的垃圾。

我向他回了个“不服你打我啊!”的微笑,曾强攥紧拳头准备好好反驳一下我,可摒了两分钟,还是没有发作起来,我凑过去说:“不要憋着,小心憋坏了。”然后,又是一个很欠揍的微笑过去。

他终于软了下来,说:“你狠!”

“老爷……”张汉文这时背不自觉的挺直起来,他现在的心情真的不知要如何表达,转头过来只叫了我一声,就不知怎么说下去,而我却没有理他,因为我再一次看向那扇关着的黑漆漆的窗。

我耳边听到的一个声音:“老朋友,你很想要那两把剑?你可是用拳头的啊!剑拿来做什么用呢?”

“没想到你还记得的我!同样的话我送还给你!”我同样传音过去,半天他没有反应,而这个价格暂时停在了四万五千上,其他那些小卖家们已经被这一次性的加价惊到了,这种级别的拍卖品本身的价值就不太高,一次加价五百已经让不少人颇有微词,这一下近五千的抬高,他们倒不是说接不下,他们只是觉的有点不值。

“好吧,老朋友一定要的话,我放弃。”听到刺客传过来的话,我重新坐好,等待其他人的报价。

“四万五千一次!”拍卖师再一次开始报价,只是场里一片安静,大家都在等待。

“四万七!”那个好听的女声又出现了,我笑了,我一直都感觉她不可能这样放弃。

我没有犹豫,一次性加一万:“五万七!”我的声音刚落,那窗户上又一次闪过一个身影,这一次我看清了,是一个带着高尖法师帽,连身魔法袍的人,不过魔法袍做了收腰处理,可以看出确实是个女的。

她站在窗口很久,但窗户没有打开,而我则死死盯着那窗户,我们就隔着一扇窗户相互对望着,是的,我感觉我们两个就是在相互审视着对方。

营口市第一专科医院预约挂号
姜堰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家较好
遵义癫痫医院那最好
青海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