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绝世狂徒 第一百零五章 弱肉强食的执法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8:40

绝世狂徒 第一百零五章 弱肉强食的执法

长生仙宗,刑罚堂内。黑无常眼神阴沉的望向被执法弟子强行按在地上的四人。

“尔等还不服罪,莫非真要我给你们上刑吗?”阴森冷酷的声音从黑无常口中吐出,整个刑罚堂内的空气都有些凝固了,十分的寒冷。

跪在地上的四人正是张文龙以及林晓璐,周无风等四人。

“我们没有错,凭什么认罪?”张文龙怒声道:“执法弟子凭什么闯入我们的宅院?按照长生仙宗的戒律,私闯门人子弟宅院,是重罪。你不处罚他们,反而要我们认罪,是何道理?”黑无常微微抬手,凭空一扇。

“啪!”无形的劲气直接在张文龙的脸上响起,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大巴掌。

顿时间,张文龙左半张脸已经青肿起来。周无风,林晓璐,陆涛三人看的睚眦欲裂。

张文龙与他们接触的时间不多,但是却被大师兄林翰认可的人,相处的几天,他们已经把张文龙看成了自己人。

眼下张文龙被打,三人心中气愤难平,可是面对那个犹如黑暗幽灵般的大师兄黑无常,他们敢怒不敢言。

黑无常冷笑起来,不屑的开口道:“来到这里,你也敢向我问为什么?蝼蚁般的东西,我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让你下地狱。你们四人,在执法弟子执行任务时,万般阻挠,干涉公务。更是聚众闹事,目无法纪,与执法弟子大打出手,导致有人受了重伤。本以为念在你们修为尚低,拜入长生仙宗时间也不长,只要服罪,便可开一面。却给脸不要脸,来人啊,取风火龙皮鞭来,每人先打一鞭。”刑罚堂中,有十数名执法弟子。

若林翰在这里,肯定都认识,这些人都是前两天去他那里打秋风的执法弟子。

本身对于林翰冥顽不灵,在场的执法弟子们都心存怨念。此刻对于林翰的弟弟妹妹,他们自然是没什么好感,当下就有两人迫不及待的站了出来。

两人叫韩龙和赵季,皆是练气十一层的修士。那日林翰回到长生仙宗门内,就是两人第一个登门造访,准备打秋风,结果被林翰一番吓唬而走。

风火龙皮鞭是一件下品法器。上面刻印了风火两个阵法,修士拿他抽打人的身上,普通人只需要轻轻碰上一鞭子便会命丧黄泉了。

即便是修士,练气期的修士也禁不住十鞭子。若是力道用的狠一点,练气十层以下的修士,不出三鞭子必亡。

这是刑罚堂的刑具,一般不会轻易使用,只有对待重大恶徒才会请出来,进行抽打。

眼下对于张文龙等几个练气不到八层的修士,即便是一鞭子,不死也得重伤。

不多时,四个执法弟子手中都拿着一条皮鞭子,凶神恶煞的朝着被强行跪在地上的四人面前。

“且慢!”张文龙色变,他可不想挨鞭子,高声叫道:“你要打,我没有话说,但刑罚堂是个讲理的地方。你说我干涉公务?聚众闹事?目无法纪?与执法弟子大打出手,还重伤了人?你总得拿出证据来,不然有种你今天把我打死,只要我死在刑罚堂,就算你是大师兄,也难持其咎。”

“笑话!”黑无常嗤笑一声,不屑的道:“和你们大哥贾明比起来,你们的智商简直弱到了极点。证据,好,我就给你证据!”说罢,黑无常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柄青色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上。

黑无常一指韩龙,道:“你过来。”韩龙不敢怠慢,连忙上前两步。黑无常用两根手指夹着青色长剑,随手一甩。

嗖的一声,长剑脱落而出,化作一道长虹,瞬间插入韩龙的腰腹上。啊的一声惨嚎。

韩龙捂着肚子,鲜血不断溢出来,殷红了整个前胸。一瞬间,韩龙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但却紧咬着牙齿,任由冷汗淋漓,却再也不敢发出一声痛叫。

黑无常站起身来,居高临下,漠然的看向受伤的韩龙,阴森的开口道:“韩龙,是谁拿剑伤了你?”韩龙的脸色变了变,强忍着痛,回首望向了震惊中的张文龙等四人。

他的牙口中都是血液,痛的脸色扭曲,却还强挤出一个笑容,用手指向张文龙,一字一顿的道:“是他,就是他。”

“嘎嘎嘎!”黑无常满意的阴笑起来,冲着大殿内其余十几名石化中的执法弟子问道:“你们说是谁伤了韩龙?”十几人一惊,反应过来,纷纷指向张文龙开口。

“是他,就是这个人。”

“好恶毒的小子,居然趁韩师兄不注意偷袭。”

“才不过练气六层,就敢偷袭重伤练气十一层的韩师兄,胆子够肥的。此等恶徒,绝对不能放过。”

“还有他们三个,虽然只是练气三层,可却都是帮手,一定要严惩。”……十几人自动补脑的将眼前的一幕说的惟妙惟肖,到后来,他们都几乎认为就是张文龙伤的韩龙。

“哈哈哈!”黑无常发出得意的大笑声。修士,弱肉强食,强者为尊,只要你够强,那么你就有玩弄比你弱的人的权利。

什么规矩,什么戒律,什么法度?统统不过是强者制定出来限制弱者的一个游戏罢了。

只有弱者才会去遵守游戏规则,而强者,从来不会。张文龙,林晓璐,周无风,陆涛。

四人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们终于体会到什么是指鹿为马,什么是冤枉。

“你……”张文龙气急,却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不能认罪,一旦认罪,等待他的不是开一面,而是更大的惩罚。

面对这个强大的筑基大师兄,张文龙心中一抖,他知道自己完了,今天多半走不出这里了。

若是练气期的修士,他还能把希望寄托在林翰身上,可是面对筑基期,就是林翰也只能认栽了。

“为什么?为什么?”陆涛气怒的大声吼叫道:“你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强大修士,为什么要与我们这些底层的修士为敌?我们到底在何处得罪你了你?为什么!”他早就想问,可是不敢擅言,此刻实在是忍不住了。

“为什么?”黑无常冷笑道:“因为你们目无法纪,无法无天,不将长生仙宗的规矩放在眼里。若是尔等遵纪守法,又岂会来到这里?”

“放屁,你放屁!”林晓璐激动地大声吼道:“我们到底犯了什么错?你要这样陷害我们,啊~到底为什么?”耳边响起陆涛的愤怒和小师妹的不甘,张文龙反倒是冷静下来,他苦笑一声,对周无风和林晓璐与陆涛苍凉无比的道:“不要问了,他不会告诉我们的,今日我等栽了,只是可惜没能临走前与大哥见上一面。弟弟妹妹们,放心吧,到了黄泉下面,有我陪着你们,不用怕。”周无风此刻却没有悲观,而是凝视着高坐在殿堂之上的黑无常,冷声道:“你在公报私仇,我们不曾得罪你,但你一定与我们大哥有过节。卑劣,无耻,下贱。虽然你是一名筑基期的大师兄,可却只能拿我们这几个不入流的小修士泄气,我看不起你。”周无风的冷静和洞察力是连林翰都夸赞的,他在黑无常之前一句提到贾明时,心中就已经联想到这人极有可能是大师兄林翰的仇家。

大师兄前两天在外面到底干了什么,没人清楚。可是自从大师兄回来,上门找麻烦的人就接二连三,眼下他们更是被人以莫须有的罪名搞到了这里,凶多吉少。

可以肯定,这一切都与大师兄林翰有关。黑无常得意的脸色骤然冰冷下来。

一天前,他刚到刑罚堂当值,就接到云飘的命令,要找个机会办了林翰。

因为秘境中林翰出来之后,身体内极有可能还藏了宝物,不解刨他的身体,怎么能知道没有?

云飘是长生仙宗最有机会成为结丹期长老的筑基后期修士,他的身边自然围绕着一些人,而黑无常其实也算是半个云飘的人。

至少他不想得罪云飘,也想靠上云飘,若日后云飘真的突破了,成了长生仙宗新任长老,那么好处是巨大的。

林翰,不过是个练气期的修士,这种修士长生仙宗有十几万,每天都有失踪或者不见的。

干掉他,却也不是什么难事。当黑无常派人上门的时候,结果发现,林翰居然不在家。

得到手下人传音回复之后,黑无常计上心头,便让人强行把林翰的弟弟妹妹们带到了刑罚堂。

并且故意闹出一些动静来,让旁人知晓,这样林翰回来,就知道他弟弟们们的去向,到时肯定会来刑罚堂。

只要等林翰一来,按个杀人的罪名,到时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宗门内搞死林翰了。

本想着折磨一下林翰的弟弟妹妹们,等林翰闯进来,再加以要挟,就算林翰那天从秘境中出来真的在身体中藏了宝物。

到时也不怕他不就范。然后搞死他,便可以将尸体转交给云飘大师兄,任由他解刨。

但眼下他却有点被激怒了,居然遭受到一个练气三层的鄙视,这让自尊心极强的黑无常很受不了。

盯着周无风,黑无常狞笑了一声。一抬手,黑色的真元犹如一道匹练直射而出。

瞬间将一名执法弟子手中的风火龙皮鞭卷起,带回了他的手中,挥手朝着周无风就劈了下去。

啪!周无风应声倒地,甚至连一声惨嚎都没发出来,直接被抽的晕了过去,是死是活没人知道。

啵!就在周无风倒地之后,他的额头包括前身,一直到会阴的部位,发出撕裂的声音。

鲜血溢出,皮开肉绽,这若是一柄长刀,绝对已经将周无风劈成两半了。

但即便如此,场面仍旧非常凄惨。林晓璐与陆涛都愣了,随即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宛如那道鞭子打在了他们身上一样。

张文龙的眼珠子都红了,他认为周无风在这一鞭子之下绝对没有丝毫生机了。

“嚎什么嚎?既然都想死,那就一起去吧!”黑无常被激起了戾气,挥手一鞭朝着叫声最大的小师妹而去。

他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而此刻,林翰的一只脚刚刚迈进执法殿堂。

武汉市汉口医院
重庆市长寿区人民医院
长治白癜风治好费用
杭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台州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