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第172章 新世界的高利贷市场

发布时间:2019-09-13 20:19:14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第172章 新世界的高利贷市场

“叮!成功获得主角的感激和爱意,并帮忙主角打开心结,获取4点气运!请角色再接再厉!”

听到系统的提示音,正搂着沈孝妍耳鬓厮磨的宋世诚,心头不由的怦然一动。

原来从主角的身上获得气运,还有这么一条特殊途径!

难道这就是故事中,站在主角阵营的好处?

应该是了……

要知道,有些配角的气运之所以好,往往是沾了主角的光,只要和主角组成了利益共同体,并在事业和生活上援助主角,配角也能通过各种方式获得益处!

比如按照原的情节大纲,当神医叶天靠着救治达官贵人、获得各种人情,进而迈上了人生巅峰时,而原头号配角林翊,因为和叶天的铁杆交情,也必然会得到鸡犬升天的待遇。

前面就交代过了,林翊的人物设定,就是一个豪门弃子,当他重归沐家,一开始因为不受待见,遭遇会很惨淡。

后面得亏叶天妙手治好了沐老爷子,成了沐家的座上贵宾,仗着这个关系,林翊的发展也将会峰回路转,只要他坚定不移的给叶天站台打杂,福运就会源源不断,到了最后,还会在叶天的援助下,和沐云臣一起成了沐家的肱骨核心!

只可惜,由于自己的重生,接二连三地篡改了剧本,把这俩兄弟都先后逼上了绝境,最终黑化又反目成仇,断送了一段主角和配角之间的“佳话”。

而现在,沈孝妍获得了主角光环,自己也从站在主角的对立面,挪到了主角的阵营,身份相当于从反派转换成了配角。

换言之,只要自己也坚定不移的爱护支持这老婆,气运也将继续水涨船高!

“在想什么呢?”

脸贴脸正可劲的温存着,沈孝妍发觉这丈夫忽然间有些走神了。

“没什么……”

宋世诚双手捧起那一轮绝色无双的芳容,微笑道:“就是忽然在想

,我或许也得适当感谢一下那位大姨妈,如果当年不是她教唆你妈把你给生下来,我或许就没了这么好的老婆。”

悉心聆听着,沈孝妍的神情经历了一阵恍惚,双手勾着他的脖颈,身体依旧紧贴着,唯独螓首略微挪开了一点距离,闪烁着星眸,认真端详着这历经坎坷和波折才寻觅到的良人,用饱含感慨唏嘘、又柔声细语的言辞说道:“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我也不止一次的埋怨过老天,觉得老天对我太不公平,让我经历这么多的磨难和不开心的事情,现在我大约是明白了,因为他把最好的留到了最后。”

其实在她的心里还潜藏着一句话:无论这个宋世诚到底是谁,有什么样的过去,但只要这个人能一如既往的珍惜爱护自己就够了。

“那现在想起当初结婚前的抵死不从,是什么感觉?”

“……只能说将错就错咯,一辈子的各种错误凑在一块,总算得出了一个还不错的结果。”

“跟袁佳那文艺女混久了,也学会掉书袋子了。”

宋世诚莞尔一笑,径直吻住了那两瓣娇艳欲滴的樱唇,一边摄取香津,一边上下其手,当手滑到沈孝妍的裤腰上,准备要解开扣子的时候,却被那只素手按住了。

“别……姨妈还在下面等着呢。”沈孝妍娇喘吁吁的细声道。

“这种极品亲戚来求办事,就该多晾一晾。”宋大少还想霸王硬上弓,甚至想试试在盥洗间里行云降雨的滋味。

“真的不行,我……那个来了。”沈孝妍面红耳赤的推拒着。

宋大少一怔,回神一算,貌似这几天还真是她的例假,不由忍俊不禁的打趣道:“大姨妈还真来啦。”

面对他一语双关的轻薄话,沈孝妍攥起秀拳敲了一下他的胸膛,以示抗议,却又把滚烫似火的脸蛋埋了进去。

两人又在盥洗间里腻歪了好一会,这才携手出来。

沈孝妍的容颜间依旧有些红霞羞色,好在酒店餐厅的光线比较昏暗,不仔细也瞧不出来。

而大姨妈在包厢里早等得不耐烦了,眼看两人不紧不慢的进了门,虽满腹的牢骚,仍得陪着笑脸道:“刚结婚,小俩口够甜蜜的,真是让人羡慕得紧哈。”

宋世诚懒得理会她的讨好,肯下来见这一面,也是要杜绝这极品大姨妈再度滋扰沈孝妍,于是,屁股刚一落座,径直道:“林女士又缺钱了?”

林美珍的脸颊再度僵化住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谁能料到,宋大少二话不说,就直接把人的笑脸也打得鼻青脸肿了!

虽然林美珍过来前,就猜到以沈孝妍对自己的感观、以及宋大少的恶名,自己很有可能要碰一鼻子灰,但名义上,彼此总算是八竿子打得着的亲戚,好声好气的讨好人,顶多不理睬,张口就羞辱挖苦算哪门子的意思?

但深谙人情世故的宋世诚却知道,天底下的所有极品亲戚都有一个普遍特征:蹬鼻子上脸!

你越客气礼让,不止起不到丁点的感化作用,反而会对方觉得你好说话好拿捏,进而得寸进尺。

与其后续麻烦不断,不如先把道划好了,警告这位大姨妈,别妄想在他们这里乱敲竹杠!

沈孝妍自然明白宋世诚的心思,但眼看场面怪尴尬的,就打圆场道:“姨妈,你的情况,我妈也没跟我讲得太清楚了,说到底,就是缺资金周转了吧?”

林美珍意识到这外甥女婿是个硬茬,只能收敛起一些心思,转而跟外甥女诉起了自己的悲惨血泪史:“孝妍,你是知道的,如果不是真的山穷水尽了,姨妈绝不至于一把岁数了,还拉下老脸四处求人……姨妈这辈子真的太不容易了,小时候过得那么穷苦,姨妈宁可自己辍学,也要坚持让你妈继续念书,自己一个小女孩跑到大城市谋生活接济一大家子人,没日没夜、遭尽白眼,等你妈毕业了,又接她来华海找工作,到处托关系托人情,把你妈安顿去了医院前台上班,你妈这才有机会认识了你爸……后来你妈出了那样的事,我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但又不忍心你妈一个人遭罪,只能强忍着痛苦照顾你妈和还在肚里的你……”

又是这一套……

沈孝妍很有一种翻白眼的冲动。

这一招,简直成了这位大姨妈屡试不爽的杀手锏!

从小到大,每一次林美珍要敲她们母女俩的竹杠,基本都会搬出这套台词,沈孝妍都滚瓜烂熟了。

一开始,儿时的沈孝妍听得还很感动,觉得自己和母亲确实亏欠了大姨妈太多,直到不断见识了这大姨妈的卑劣阴险,以及母亲林美珠被逼急了的吐槽,这种感观方才土崩瓦解。

“你听她瞎掰!小时候明明是她不肯念书,被隔壁村一个在城市打工的二流子给骗得神魂颠倒,偷瞒着家里跟人跑去了城市,华海也是我先过来的,她听说我在医院上班有正经工作,还让我帮忙给找过工作。什么照顾了我怀胎十月,在我那,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把我的积蓄都花完了,生你的钱都是问隔壁借的,刚生你下来,我都还走不动路,她就非拽着咱们母女俩跑去堵住你爸的家门口,哭丧似的瞎叫唤,害得你爸丢尽了面子,如果当时她肯和和气气的协商,我们母女俩或许也不会遭这么多的罪!亏她还有脸颠倒是非!”

俗话说得好,该配合你的演出、我选择视而不见。

但眼看林美珍毫不半点演员的自我修养,别说宋大少了,连沈孝妍都看不下去了。

“后来如果不是我忍辱负重领着你们娘俩去找你爸讨说法,甚至以死相逼,你爸也不会心软认你们,更不可能有这二十几年……”

“姨妈,我知道你当年是很劳苦功高,但我觉得……你还是先把事情说清楚了,否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帮你参详了。”

被坑得多了,沈孝妍也学精了,心知一旦说了要帮忙,以这姨妈的尿性,铁定要赖上自己。

只说帮忙参详,则留出了足够大的周旋余地。

闻言,林美珍又是一通暗骂,见这小俩口油盐不进,只能老老实实的讲出了实话。

过程,免不了又是一大碗苦水,主旨,则如宋大少概括的那样:没钱。

“真的一点钱都融不到了吗?”

“真不行了,能抵的都抵了。”

林美珍愁眉苦脸的道:“你又不是不清楚你姨丈的底子,现在搞实业不景气,那样的小企业,抗风险能力,哪跟能你家相提并论……孝妍啊,当姨妈求你了,就一千万,只要有这笔钱,姨妈一家就能度过难关,而且姨妈保证,从此以后绝不会再来麻烦你了。”

“另外……世诚,能不能拜托你也跟李总那边说说情,让他别再逼得这么凶了。”

宋世诚一怔,反问道:“你还借了李东升的钱?”

“不算借,我们是拿厂房设备抵押的,但他的利息太高了,根本吃不消。”林美珍苦巴巴道:“本来,我打听到李总也是风华集团的股东,就报了我们的关系,指望他能宽限通融一下,没想到他反而更变本加厉了,下了最后通牒,扬言这三天内要是不连本带利还清了,就直接收走企业和房产等所有值钱的东西。”

宋世诚一撇嘴,怎么哪缺钱,哪就有李东升的身影,为了放高利贷,这吃钱鬼简直是无孔不入。

而且,这林美珍也纯粹是自作聪明,以为拿自己的名头狐假虎威,就能让李东升手下留情,却不知道,自己和李东升的关系早已掰了。

不提还好,一把彼此的关系讲出来,李东升非得把林美珍一家往死里整!

沈孝妍则惊讶失声:“姨妈,他那个是高利贷啊,你怎么……”

“我知道,但这不是没办法了嘛,我和你姨丈都列入了黑名单,银行根本不搭理我们,不找这些金融机构,难道还要去找你爸啊?”林美珍委屈万状的道:“孝妍,世诚,你们小俩口就帮帮姨妈这回吧,熬不过这难关,姨妈一家就真要完蛋了。”

沈孝妍大感头疼,下意识的看向了丈夫。

宋世诚沉默片刻,道:“李东升把你们逼到什么程度了?”

林美珍哀叹道:“差不多就是软硬兼施吧,一边让讨债公司恐吓我们,一边还找律师起诉,现在官司已经打到一半了,如果败诉的话,我们家真的一无所有了。”

宋世诚只是置之一笑。

他对林美珍的心思看得很透彻。

其实他早前就研究过李东升的高利贷生意了。

拆借的主要对象,就是像林美珍这类上了征信黑名单、又资金匮乏的中小企业。

月息普遍是10%,按照年息就是120%,名副其实的高利贷!

或许很多人都会奇怪,高利贷明明是违法的,怎么还能大行其道、明目张胆。

没错,法律明确规定,一旦借贷双方约定的年利率超过36%,那就是无效违法的。

但是,民间拆借只要你情我愿,即使金融相关法律不保护,但是合同法和民法借偿条款也不禁止。

也就是说如果借贷双方是自愿的,那么放贷人放多高的高利贷都不构成刑事犯罪,只是不受法律保护。

其实,李东升也不想打官司的,因为即便打赢了,他也只能在拿到被法院认定且支持的36%利息,所以他经常软硬兼施,一边打官司,一边找催债公司。

不过由于这个被篡改的世界,没有了黑暗组织,使得催债公司们的行为也比较“温和”,不玩什么暴力美学,就是让人去给你添堵,比如找一些患了肺结核、麻疹乃至艾滋病等传染病的人,往你公司或家里一堵,看你还敢不敢还钱!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宋世诚发现这个世界的伟光正政府,还是对整治高利贷做了一些有效的工作。

出台了一部专门的《公平债务催收作业法》。

明确当企业或个人在没有能力偿还债务时,可以申请破产保护,一旦通过,债务人的大部分债务可以取消。

只是,到那时候,债务人也将一贫如洗。

而林美珍的情况,显然是还不上债务,又不想申请破产,很典型的贱人就是矫情。

热淋清颗粒的作用
薏芽健脾凝胶吃法
血栓怎么治疗
孩子喉咙痒咳嗽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