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摘星 第二百四十六章 祖师爷

发布时间:2019-12-04 10:35:21

摘星 第二百四十六章 祖师爷

两人的对话极为简短,任谁听了去应该都会震惊无比,夫子与白发原来早就有所联手,难道这空城之内的事情直到目前都还在他老人家的掌控之中。当然,这件事情只有他们两人知晓,也并没有公开的必要。

☆后,夫子看见了半空中的几个黑点,这才淡笑道:“那些幸伙还望你暂时照看一二,我到现在都没有弄清异魔的目的,在书墓中时万事心。”

↓夜看着那道背着封魔尺的身影,皱了皱眉没有说话,直接飞身而起。夫子一笑,当那几人快要进入黑洞中时,他朝着半空遥遥一捏,便硬生生地将楚歌拉扯了出来,白莺等人见着此幕不由大惊,可他们的身体已经被黑洞吞噬,无法抽出,然后白发也走了进去,一行人彻底消失。

这片空间已经濒临崩碎,他们最好的出路自然是逃出这里,将这里的消息也一并带出去,可眼看成功之际,楚歌却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种极为强大的力量束缚,就像被一个巨人捏在了手中般,只要对方一个念头,自己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楚歌从来不怕如何艰险的战斗

,但这种从心里升起来的无力感却令他不得不为之心悸。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束缚自己的力量来自于何方。可不幸中的万幸是张衡他们及时了开,虽然萧章他们也追了进去,但楚歌感觉到,那几个人在进入黑洞之前,眼睛里好似出现了抹光彩,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花了。

从高处环顾四方,那些高大巍峨,不知被风沙侵蚀了多少年的建筑物已经在崩塌。整个世界仿佛末日降临了般,明明出口就在眼前,他的身体却任凭他怎么挣扎也不受控制,实在是令人无奈。

∏只无形的大手动了,开始把自己往下拉扯,在半空中。楚歌竟看见那大殿的废墟中站立着一名高大的老人。这老人含笑看着自己,单手负立,而右手却朝着自己作出一个拉扯的手势。他先是微愣,旋即怒得破口大骂起来。

“老东西,快放开我,你他娘的想做什么?”

楚歌很少说脏话,尤其是对着长者,所以他犯了个低级错误。当然,换做是谁遇到现在的情况。心情恐怕都不会好到哪里去,就像是千辛万苦从地狱里爬了出去,在即将见到阳光的那一刻却又被人拉回了深渊。而当你看见将你拉回去的那个人时,难道还要讲求什么尊老爱幼的品德?

楚歌的反应很正常,却令得夫子一愣,他哼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右掌猛地往下一拉,楚歌下降的速度陡然增加数倍,他的身体便如颗陨石般“轰”地一声砸入了废墟之中。狠狠摔了一个狗吃屎。

从废墟里爬出来的楚歌浑身狼狈不堪,还好他在被这道力量束缚妆急忙将杜蓝欣扔进了黑洞。否则她怕是都要一并遭了秧。没来得及拭去身上厚厚的灰尘,楚歌立即跳了出来,满脸警惕地望着老人。这个老家伙出现得太过诡异,他可不记得参加青云大会的人中有这么个老头,而书山的十六名院长,他又是面熟的。从最快的分析看来。这个怒气冲冲的老头应该是与异魔有关。

此,他的戒备便更紧了些。

人似乎看透了他心里的想法,这才想起灵儿对这杏的评价。这家伙是个正常人,心里多疑、怒了会骂、急了也会有些慌不择路。他微微摇了摇头,似乎对楚歌这个徒孙不太满意。这才冷哼道:“你背着的那柄封魔尺,当初是我送给天宇那杏的。”…

这句话很普通,但落在楚歌耳朵里却把他惊得厉害。封魔尺?这老头竟然知道无锋的真正名字,而且,说是自己送给天宇那小子的。

这是什么意思?天宇前辈早在万年前的那场大战之后便陨落,万年?这老头敢称呼天宇为小子,那他岂不是活了万年之久?

当有个人在你面前说他自己活了一万年,相信任何人都会指着鼻子骂他疯了。但楚歌没有这么做,先不说事情的真假与否,这老头的实力深不可测而且又是个小心眼,自己先前就随便骂了句,就差点没被他摔个半死,吃过了一次亏的楚歌哪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他稍稍退后了两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老人,警惕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封魔尺是什么东西,至于我背上的东西乃是我家师兄所赠。”

天宇二字是星辰大陆的禁忌,即便身为传承者的楚歌在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前,也绝对不敢将自己与这两个字牵扯在一起,否则等待他的将是灭顶之灾,即便是现在,他也只得打打马哈。

老人冷冷一笑,微摇着头说道:“哦?师兄所赠?难道你体内的万古寒气也是你师兄赠予你的?难道天宇残卷也是那位师兄传授的?”

楚歌浑身一颤,瞪大了眼睛看着老人,嘴巴张得陡大,半晌都说不出话来。这些东西都是他最大的秘密,连白莺都不知晓,张衡也只知道自己体内有种媲美帝火的强大寒气,却不知晓它的名字。然而这位老者却将这些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说了出来,想要遮掩的楚歌却如光着身子般,再无秘密可言。

饶是身为异魔的雷鸣都认不出万古寒气,这老者究竟是何方神圣?此时的楚歌觉得自己浑身无力,秘密被人当面揭穿的感觉实在不怎么美好,他更没有什么杀人灭口之类的想法,这老者的实力真的让人生不起一丝抵抗之力。不过,楚歌也很快冷静了下来,老者如果真要动手或是对自己不利,断不至于和自己说那么多花,而且他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会给敌人说话机会的蠢物。

似乎是看见了楚歌逐渐平静的目光,老人这才含笑点了点头,这小子虽没有天宇那般敢执剑呵天骂地的气魄,有颗如此冷静聪慧的大脑也算不不错了,好歹不至于浪费自己主动找他谈话的时间。

老人笑了笑,这才轻捋胡须说道:“我是天宇小子的师父,当然,你可以叫我师祖也可以叫我夫(未完待续。。)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怎么样
东西湖区人民医院
苏州整形美容费用
重庆专治癫痫病医院在哪
汕头包皮龟头炎能用百多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