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别离时我要妈妈亲一下再走世界和平

发布时间:2020-02-15 08:12:54

别离时,“我要妈妈亲一下再走”

张世君在屋内为妈妈表演新学的“拳法”

    他们

一个来自重庆,一个来自营口

他们都是沈阳130万外来人口中的一员

每一个8月下旬的暑假开学季

在和分别很久的孩子短聚过后

他们都要经历和品味独属于自己的离愁

年复一年……

但他们从不惶恐,也不怨艾

只因心中有一个终极理想——

别离,是为了更幸福地在一起

转回头去,邓可军看见检票口那一侧的父亲,正笑着向自己挥手,仿佛还喊着甚么。不过,通往站台的过道里人声鼎沸,邓可军听不到父亲在喊什么,只好也挥着手和父亲告别。此时,他的鼻子酸酸的,赶忙扭过头,不让自己哭出来。

每一年的暑假开学季,对许多城市里的孩子来讲,更多意味着新的学期、新的老师还有新的同学。但对邓可军们来讲,新学期的一切,常常是从一次撕心裂肺的离别开始的。从童年到少年,这一幕循环上演,场面雷同,唯一的区分可能是,随着成长,他们不会再抱着爸爸妈妈的大腿哭喊着不要分开。可不管怎样,这一天还是会如期而至,在这个秋意乍现的8月下旬,离别还在悄悄上演。

1 人物 故乡 身份

邓孝全、邓可军父子

重庆开县

父亲为沈阳一川菜馆厨师,儿子为重庆开县高三学生

每年暑假来沈阳,就像过年

离乡谋生计

自己尽了做父亲的,值

为了送儿子,邓孝全特别和老板请了假。可是没有买到站台票,邓孝全只能送到检票口,看着儿子随着人流渐行渐远,邓孝全突然特别想抽根烟。

46岁的邓孝全是重庆开县人,在沈阳一家川菜馆任厨师。12年前,他是开县一个偏僻山沟里的农民,一家6口人5亩水田地,一年忙下来,除口粮剩不下什么。

多少年后讲起当初为何决定走出家乡,邓孝全说了两个缘由,一个是孩子大了,上学要用钱,另一个是父母年纪大了,干不动了。

在走出来的12年里,邓孝全成了家里的经济支柱,但这个支柱并不好当。先是家乡退耕还林,口粮田没了,接着是儿子上了高中,一年学杂费、生活费全下来要4万多元。

为了保证家庭的开消,邓孝全在沈阳打了两份工,10时—23时,他是川菜馆的厨师,5时—8时,他是路边摊做煎饼果子的小老板,一天睡眠时间不超过5个小时。

辛苦、累,邓孝全没想过去和谁抱怨,因为他觉得自己尽了做父亲的,值!

但是不能陪在儿子身边,儿子会不会不理解呢?邓孝全觉得不会:“这次来沈阳,孩子和我说,别太辛苦了。我觉得儿子长大懂事了,很多事情他应当明白了!”

8月过“春节”

路上很苦,可下了车很幸福

在邓可军的印象里,爸爸是这样一个人。

“四五年也不回一次家,回来一次,也说不定什么时候突然进门了。小时候会觉得,哦,这个陌生人原来是爸爸!”

“还有说了回来,结果却不回来的时候,在家里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突然就来消息说,回不来了!”

“小时候,特别不理解,为何非要分开?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

好在,班级里50多个同学,一多半都是父母不在身旁的,这一度让邓可军认为,天下所有的父母和儿子都是这样的。

上了高中,觉得自己大了,邓可军就决定不再等了。因而接连两个暑假,邓可军都自己坐火车来沈阳看父母。从重庆开县到沈阳,这一趟行程要两天两夜,邓可军说挤在硬座车里,躺不得睡不得的旅程其实很艰辛。

但是他说:“路上很苦,可是下了车很幸福!”

为何只有暑假来,寒假不来?邓可军说,寒假太短,再有,寒假正遇上春运,买不到票。他说:“暑假对我就相当于过年,由于只有在暑假我才能来沈阳,才能和爸爸妈妈待在一起。”

2 人物 故乡 身份

王娜、张世君母子

营口大石桥黄土岭镇茶叶村

母亲是于洪某工地工人,儿子在沈阳一寄宿学校就读

孤独地坐在学校收发室里,他忍不住抽泣

同在一市难聚首

3个月见一面,1星期通一次话

18岁的邓可军在父母身边住了12天,而10岁的张世君却只住了2天。

张世君,营口大石桥黄土岭镇茶叶村人,上小学四年级。从他5岁开始,父母就一直在沈阳打工,张世君和姥姥姥爷一起住在乡下。因为姥姥身体的缘由,这个暑假结束以后,张世君必须要到一家寄宿制学校开始新学期了。

好消息是,新学校在沈阳,坏消息是,爸爸妈妈住在西郊的工地里,学校在沈阳的东郊,而且学校规定,三个月才能见一次孩子,一个星期只能通一次。

8月24日,是去新学校报到的日子。报到的两天前,爸爸妈妈把张世君接到了沈阳。

在于洪某工地,项目经理宁先生领着在正在施工的楼群间穿行。“你们来得其实有点晚,早一点,这里的孩子有几十个,都是这样的情况。”

张世君爸爸妈妈的“家”,其实就是工地里一栋还没有完工的高层住宅里的1间毛坯房。

到的时候,张世君就站在楼道的拐弯处,满脸是笑。这是个淘气的胖小子,体重有100斤,1见面就说自己长大了,已可以毫不费力地抱起妈妈了。

行将到来的分别

“我要妈妈亲我一下再走”

房间简陋,没有门,更谈不上什么纱窗和门帘。张世君的皮肤被蚊子叮个包,一天也下不去。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妈妈王娜把电蚊香和药物蚊香1出发点起来。

屋子里也没有什么玩具,表演“武术”的时候,在张世君手里舞动起来呼呼作响的是一截铝塑管。唯一比较好的,是有一台电视机和1台影碟机,张世君可以看一些碟片。不过,这里没有喜羊羊,也没有托马斯,张世君最喜欢看的,也只能看的,是一部战争片《举起手来》。对,就是潘长江演的那个。

可张世君觉得挺幸福,由于可以和妈妈在一起。这个爱吃肉的小胖子甚至宣布:为了见妈妈,两天不吃肉也可以忍耐。

“愿意来沈阳上学,还是继续留在乡下和姥姥在一起?”问张世君。

“愿意在乡下和姥姥在一起,因为那样可以天天回家。”胖小子想也不想就回答。

妈妈王娜和胖小子商量,下午不去送他行不行。胖小子搂着妈妈的脖子,坚持着说不行。

“妈妈一定要去!我要妈妈到时候亲我一下再走。”妈妈牢牢搂着胖小子,眼睛里满是泪花。

妈妈答应中午炖鸡肉,给两天没吃肉的胖小子解馋。锅里的鸡肉飘香的时候,张世君在房间里给妈妈表演新学的拳法,妈妈就站在不远处的厨房门口静静地观看,微微地笑,厨房里昏黄的灯光从妈妈背后透过来,很暖很温馨。

这个夜注定不平常

10岁孩子将独自面对很多第一次

原定14时送张世君动身,因为要来采访,他的爸妈把时间提早到了13时。

妈妈一度有点犹豫。一个小时,这对久别重逢的母子来讲,也是一段弥足珍贵的时光啊!

上午还笑嘻嘻的张世君,到了学校就再没笑过。入学手续还没办理完,在学校院子里,张世君就忍不住搂着妈妈哭起来了。

去学校小卖店为张世君存钱、去宿舍楼放行李,胖小子继续哭。终究要和妈妈分别了,张世君更是哭得稀里哗啦。妈妈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抚慰一下,最后还是狠着心放弃了。

妈妈走出校门,张世君被老师带进了一旁的收发室。坐在凳子上,张世君不时抬头隔着收发室的窗户向外张望,看见妈妈始终没有回来。空旷的房间里,张世君孤零零地坐在那里,抑制不住地抽咽……

这个夜晚,这个10岁的孩子将迎来人生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离家、第一次身旁没有亲人、第一次……

结语

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沈阳市总人口超过810万人,10年共增加90万人,增长12.53%,高于全国增长水平。其中,新的人口增长主要来自于外来人口的贡献。

据不完全统计,沈阳目前外来务工人员总数超过130万人。而这130万人中相当一部分人,都在经历着邓可军、张世君们同样的离别、一样孤独的童年。

邓孝全的理想是,希望上高三的儿子将来能考上一所沈阳的大学,一家人在沈阳团圆,一起在这个北方城市打拼。

王娜却只想回到那个有个美丽名字的乡下去,因为城市里的生活本钱太高,她们承当不起。

但不管未来在那里,他们的终极理想其实只有一个:今天的分离,是为了明天能够更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沈阳晚报主任 高寒冰 摄影 孙海

生理期怎样防止痛经
治月经过多的中成药
痛经快速的止疼办法
经期延长量多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