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梧桐】梅花雪(中篇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5:30:52

位于北京城东 0里的梅雪镇,在元月里下了第一场雪,下雪的时候正好镇上的梅林里红梅怒放。每年的第一场雪下的时候,倘若正是梅雪镇的梅花绽放,都会被人们将这场雪定为“梅花雪”。

今年的这场梅花雪下得特别的壮丽。鹅毛大的雪片,一片片、一团团、在东风里飘洒着、旋舞着从天而降。今年的梅花雪也下得突然。

原本挺好的日头悬在半空,瓦蓝的天空上,稀稀落落有着几块白云嵌在上面,煞是好看。刚刚过了正月十五,年倒是过完了,只是北方尚不到忙春的时令,有些走亲戚的都还没有离去。镇上的人们多数在外面,不是悠游自在漫步闲走,就是端着小板凳在镇东头那株老梅树下面晒太阳。还有几个陪着来串门的亲戚,去镇外的林子里赏梅花。

突然之间,大雪就铺天盖地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须臾间,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全镇的老老少少不禁一片欢呼起来,连屋子里的人们也一起涌出门,站在院子里,小巷子口,大街上拍着手欢喜。

孩子们唱着童谣在大雪里欢跳。

“梅花雪,祥瑞雪,红梅顶雪花更艳。普天之下梅花傲,最傲当数梅花雪。”

老老少少就这么说说笑笑、唱唱跳跳涌向镇口那株老梅,涌向镇子外边的梅花林。只见那些独立寒枝的红梅、绿梅、白梅、粉梅、紫梅,在大雪之中格外的娇媚。那雪落到了梅花上,相互映衬着,红白相间、白里透红、红外有白,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天下奇景。一阵东风过,雪花伴着梅花舞洒落一地。有大片、大片的雪花,也有一瓣、一瓣的梅,一地的红白交织,竟让你舍不得落脚下去,生怕会无意作践了那份高贵、那份纯洁和雅致。

梅花在北方并不是常见的,虽然梅素有不畏严寒的盛名,其实多数生长在江南地区,最北也就是苏北一带淮河以南了,大河北岸的广大地区几乎看不见。便是有,也只是有钱人家摆放在屋内的那种盆栽了。却不知为什么燕山山脉东南角上,离开北京 0里处的一个山凹里,却有个年年梅开的梅雪镇存在?

据镇上老一辈的说古,梅雪镇的历史上朔数千年,比起 0里外的那座北京城,最少早了500年,而“梅雪”这个名字也存世数千年了。自打有了这个镇子就叫梅雪,独有这里可以欣赏梅雪伴舞的奇景。因为有了这一道别致的冬景,北京城里的达官贵人,甚至历朝历代的皇帝老子,都会算好了日子到梅雪镇来赏梅雪伴舞。如今封建帝王的特权自然早就不复存在,只是来梅雪镇赏梅踏雪的习俗还是流传下来。

21世纪的人们有各种时尚的去处,真正有兴致冒着严寒跑到山里,只为等一场伴着梅花绽放而下的大雪,似乎不该有太多的人?然而事实上这个时令愿意来的,不仅是那些与梅雪镇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亲朋好友,还会有一群群慕名而来的游客。这些外来客多数会选择来这里过元宵节。差不多就是这个节日前后,镇上那株老梅总会最先开花了。接下来,镇上的,还有镇外梅林里的那些梅花纷纷开始争奇斗艳。

有人把这颗老梅戏称为梅雪镇上的“梅司令”,要等他一声令下,群梅才敢开花。也有人称她是梅神、梅仙,因为她实在太过古老,竟然在梅雪镇的所有文史记载里,都明明确确写着此梅与彼镇同时出现。镇上的老人自有自己的叫法,他们喜欢把老梅称之为“老祖”“梅祖”。老人们说,这颗老梅就是梅雪镇的祖先,也是全镇老少爷们的老祖宗。说来有趣,似乎为了要印证老人这个说法,这满镇三五千户人家,除去后来这些年的外来户,十户中有八九户不是姓梅,就是姓雪。

梅雪镇是名镇,梅花雪动名天下,每年来等梅花雪的人络绎不绝。今年来的外人中,有三个年轻人,两女一男,却不是为了等这场梅花雪而来。

还在去年的腊月初,梅雪镇上来了三个年轻人,一来就直奔了镇上的派出所。男的叫辛克,两个姑娘一个叫秦娜,另外一个居然也姓梅,而且就叫梅雪。

三个人在派出所刚刚做过自我介绍,已经让接待他们的所长雪中华打了个楞。雪中华就是本镇人,父亲就是现任的梅雪镇镇长雪君宏。雪中华警校毕业分配在北京,是自己要求下基层锻炼,又赶上了梅雪镇老所长梅陈李卸任退休,就来接下了这个职位。

雪中华没有想到,从公安部下来三个查案子的,居然有个姑娘叫梅雪,他差一点以为是镇上梅家的人。他很快就弄明白知道梅雪只是为了此行用的化名。这位公安部下来的督察真名叫朱亚兰。辛克和秦娜是省厅大案队的探员,其中辛克还是一支队的队长。

梅雪镇是个风淳朴之地。上千年的淳厚风习,使得镇上的老老少少、祖祖辈辈养成了善良的本性,几乎什么朝代都少有发案。真是个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世外桃源。现在突然从省里来了人查案子,这案子不用定性也小不了。幸好听了辛克的案情介绍才知道,这个案子只是与梅雪镇有些渊源而已。若真是梅雪镇人犯案,雪中华要无地自容了。自己从老所长手里接班才一年,要是毁了老所长创下的, 0年没有发案记录的辉煌成就,可怎么向全镇老少爷们交代?

梅雪镇也算大镇,又有梅花雪的奇观,自然就有接待宾客的设施。因为早年曾经多次接驾,居然还保留有一座大清时代建造的行宫。据说还是康熙年间的底子,以后数次修缮,直到民国以后还大修过。挺奇怪的事儿就是,尽管离着北京城只有 0里,居然逃过了战火的灾难。这座行宫连同整个的梅雪镇,完好无缺地保存下来。在外人看是就是幸运,梅雪镇人可不是怎么认为的。凡是当年活下来的老人,异口同声说这不是幸运,是镇上的“老祖”在暗中佑护,还有鼻子有眼儿地描述了当年的情景。

连续几队进山扫荡的小鬼子,都摸到镇子边上了,就是找不到进镇的路。鬼子看到的是漫山遍野的梅林,在林子里兜了三天三夜,只好灰头土脸地退出山外。要不是“梅祖”保佑,这个梅雪镇早就毁了,怎么会连同行宫,全镇的数千房屋,还有数百口京窑,都完好无缺保存下来?

如今的这座被镇上人称为梅宫的行辕,自然已经被开发成为此镇的一处名胜古迹,只是又在镇上另外修建了几处宾馆用来接待宾客。

梅雪镇这地方,可不仅有冬天的奇景吸引外来的游客。真正让这座古镇具有影响力的是它的瓷,京瓷。世人都知道江西景德镇有个中国瓷都的美誉,殊不知,北京城外的梅雪镇,也是个烧瓷的古镇。只是因为梅雪镇专烧宫瓷,是京城大内的瓷坊,烧出来的瓷一件都不准流落民间。再加上内务府的规制,梅雪镇烧出来的瓷,落款上并没有丝毫梅雪镇的痕迹,有的只是“大内宫瓷”四个字。于是外面几乎不知道梅雪镇从大明朝开始就是大内的瓷坊。直到大清覆灭,进了民国,梅雪镇曾经是宫廷御用瓷坊的事儿,才渐渐为世人所知。

奇怪的是,梅雪镇已经没有人继承祖上这门手艺了。随着时间推移,差不多已经没有人提及此事,镇上的多数窑已被岁月逐渐淹没,只有镇子最深处,靠着山根上有一座窑被保留下来,成了和梅宫一样的古迹。有趣的是这座窑也被冠上了一个“梅”字,叫梅窑。

说到这座“梅窑”,镇上的老人一定会津津乐道告诉你,这座窑有仙灵之气,曾经烧出过一件绝品,这件绝品的名字就叫“梅花雪”。据说这是一件孤品。是一只瓷瓶,瓶上有梅雪图。此图乃大明朝著名画师唐寅所绘,瓷瓶是梅雪镇当时最负盛名的瓷匠梅鼎辰烧制。“梅花雪”不仅细腻如玉、洁白似雪、薄如蝉翼,最叫绝的还是它的功能。若是取一枝绽放的梅花插入,注以少许清水,竟可确保梅花直到入夏还是娇艳如新。不过,这些只是传说,并没有人亲眼见过这只“梅花雪”。

雪中华把三位不速之客,安排在紧邻“梅宫”的梅雪宾馆。这座宾馆造型古朴典雅,就似一座秀美的庭院,完全按照北方四合院的规制一共五进,是梅雪镇最大,也是级别最高的宾馆。客人安排好了,他才去镇邀请二位领导。

雪中华走进老爹的办公室,发现书记梅玉洁也在。

他笑着开口说:“巧了。省得我还要往梅姐办公室跑一趟。”

5岁的梅玉洁比雪中华大5岁。这个年轻的女子人长得漂亮,而且精明能干。大学毕业之后,本来是在京城工作的。她考上了公务员,一直在市工作。 年前下基层挂职,担任了家乡的镇党委书记。梅玉洁作风泼辣,敢作敢为,恰好与老城稳健的镇长雪君宏相得益彰。最近几年,两个人把古镇搞得风生水起,是全镇老少都翘起拇指赞誉的人物。

梅玉洁看见雪中华进来这样说,便好奇地问:“大兄弟,什么事儿,找了你爹,还要再找我?”

雪君宏也问道:“什么大事儿,你跑来镇?”

雪中华笑着说:“算不上大事儿。就是我一个同学陪着他女朋友来找个人。”

雪君宏一听就有点来气了,忍不住责怪儿子:“你也是 0岁的人了,还是个派出所所长,找人这种事儿,本来就该你管的事儿,你不去找,跑这里找我,还要找梅书记?”

梅玉洁赶紧笑着打圆场,说:“雪镇长,您还是听中华把事儿说明白。我估摸着真是找个平常人,他绝不可能来惊动您。”

雪中华只笑着点点头。雪君宏也回过味儿了,儿子能力怎么样,自己会不清楚?的确不可能为了找个平常人儿,还要跑到这儿找老子请示。

他便笑着说:“呵呵,是我心急了。说吧,究竟怎么回事?”

雪中华简要地说了情况,按照梅雪的要求,只说是来梅雪镇寻根,最后说:“二位镇领导,你们想这个梅雪来自美国,据她自己提供的资料,居然是梅鼎辰的后人!这么大来头,我不找你们二位,还能找谁去?”

雪君宏一下子就愣住了。

冷不丁冒出了梅鼎辰的后人来梅雪镇寻根?这事儿实在太大了。自从当年梅鼎辰突然一夜之间举家搬出梅雪镇,已经过去了500年,整个梅雪镇都没有人会去提到梅鼎辰的名讳了。就是提到那座让全镇奉若神明的梅窑,也不会提及窑主的名字,都是用“梅家窑”取而代之。时间久了自然已经几乎没有人知道梅鼎辰这个名字了。查遍有关梅雪镇和梅花雪的所有史料,都不会找到“梅鼎辰”三个字。雪君宏的祖上就和梅鼎辰颇有渊源,梅雪镇诸多梅氏家族分支旁脉中,这一支本该是主脉的梅鼎辰家族,恰恰就什么人也没有留下,只剩下了与梅鼎辰家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雪君宏家族。

雪家世世代代保守着关于梅鼎辰全家出走背后隐藏的秘密,而且世世代代会将这个秘密传下去。雪君宏是觉得没有到给儿子传递的时候,现在却突然冒出一个“梅雪”来寻根,这实在不得不让雪君宏顿生窦疑,这寻根的背后一定还有什么事情。

雪君宏的神态,在第一时间让梅玉洁察觉了,她却一言不发若无其事地看在眼里。父亲这样错愕的神态,做警察的雪中华怎么会察觉不到,何况他本知道梅雪来此的真实目的。只是他想不到,梅雪找出来的借口居然会让父亲如此惊讶。雪中华感觉很不妥,这里一定有事。他需要再找一次梅雪,给这个理由做些必要的补充,否则必定影响以后工作的展开。

雪君宏很快让自己平静下来,用若无其事的口吻说:“多大个事儿?不就是有个自称梅鼎辰后人的姑娘来寻根?你手里不是有全镇老老少少的户籍资料,还有梅雪两族的家谱,拿出来查查不就清楚了?”

雪中华苦笑着抓抓自己头皮回答:“我的亲爹。这样简单我还要来麻烦您老人家?户籍和家谱上都没有这个梅鼎辰。可我肯定镇上有过这么一个人!查不到,是里面藏着秘密吧?”

梅玉洁终于开口了,微笑着说:“雪叔,要是我爷爷说的没错的话,梅鼎辰和我们家五百年前是不是宗亲?”

雪君宏看了她一眼,长长吐出一口气,说:“一点不假。整个梅雪镇,就是我们两家和梅鼎辰家关系最近。你们两家是族亲,我们两家是儿女亲家。当年梅鼎辰的亲妹妹,就嫁给的我们雪家上高祖。”

梅玉洁低声说:“镇上的老少爷们对梅鼎辰这个名字如此禁忌必有原因,我也早有耳闻。一直不提起,就是怕会伤害到全镇老老少少。今天梅雪来寻根,这件事怕是瞒不下去了。”

雪君宏低沉地说:“看起来是要揭开这个迷了,还是先去和这个梅雪见个面,摸摸情况再说吧。”

雪中华赶紧表示:“这会儿他们几个不在宾馆,去梅窑了。我晚上先去打个招呼吧,二位领导明天一早去如何?”

雪君宏想了想,点点头说:“那也好,就是明天上午吧。”

雪中华离开镇办公地,直接去了梅窑。

梅窑和其他烧瓷的窑对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唯一的区别就是窑口上方,有一方瓷片。这片瓷有着典型的京瓷特征,底釉均匀细腻宛如羊脂玉一般,上面一枝顶雪红梅栩栩如生,看似画,又看似真,或者更像是一片玉。便是不拿到手里,也会感觉那种晶莹剔透薄得透明。真不知道如此娇贵的一片瓷玉,是如何躲过了500年来,曾经发生过的种种浩劫?

梅雪、辛克、秦娜面对这眼前这眼磁窑,不由得心中百感交集,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触。

三个人里,辛克是第一个接触本案的。三个月之前,市公安局重案大队第一支队接到一桩重大案件,美籍华人麦琳娜在宾馆外遭遇车祸,经过及时抢救保住了命,却再也没有醒来,变成了一具植物人。随身携带物品一应无缺,唯独少了一件她带来参加国际瓷器博览会的展品。这件展品在博览会展品中登记的名称是“明代绝品——梅花雪”。

共 44522 字 10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梅花雪》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名字,在这个名字下面必有故事。作者展开大胆的联想,以独特的手法,带着读者在上下千年的中华文明中穿越,有让你随着故事漂洋过海去美洲看看。最叫人惊叹是作者不仅让主人翁大胆穿越时空,而且创造出一个可以与自己过去、未来对话的九维空间,甚至让主人翁来一个性别转化。五百年前的梅晨,变成了五百年后的朱亚兰。梅家三公子成了著名的国际刑警组织女警官。作者的笔触纵横四海,又有极为逼真的描述,过于“梅花雪”宝瓶的烧制过程,描述的惟妙惟肖,使得作品的真实性更加令人信服。小说洋洋洒洒四万五千字,紧紧围绕“梅花雪”和朱梅之间的爱情展开,读起来荡气回肠。是一部精彩的集科幻、悬疑、穿越与爱情故事于一身的中篇小说。感谢赐稿梧桐文苑,期待更多精彩文字。【编辑:甲申之变】【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2190012】

1 楼 文友: 2016-02-17 15:29:29 精彩的小说,荡气回肠的故事。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 -07 00:10:42 谢谢甲申辛苦编辑

2 楼 文友: 2016-02-17 16: 9:29 铁鹰老师放大招,我一定认真观摩 云烟深处懒读书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 -07 00:11:48 没有什么大招,信笔游缰而已。

 楼 文友: 2016-02-18 12:50:29 故事够精彩,柔和了多种写作手法与技巧,使人物穿越时代,且有真实感,佩服,学习了!

回复  楼 文友: 2016-0 -07 00:12:16 谢谢,很久不写了。

4 楼 文友: 2016-02-21 10:20:10 正在拜读铁鹰老师的文章,许久不见,问安。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 -07 00:12: 5 谢谢雁南朋友。

5 楼 文友: 2016-02-22 21:0 :07 铁鹰老师又出大作了,等有空一定来细读品味。祝福老师节日快乐,身体健康!

回复5 楼 文友: 2016-0 -07 00:12:59 大作谈不上的。

6 楼 文友: 2016-04-2 17:16:58 精彩!从头到尾仔细看完了。

回复6 楼 文友: 2016-04-25 09:02:09 原来乐儿也喜欢读小说,我在发表小说,是雪儿告诉你的吗?

口感符合儿童需求的药物哪个好
孩子营养不良的表现
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
舒筋健骨用什么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