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赐神 第一百七十一章 回忆的真挚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1:26

赐神 第一百七十一章 回忆的真挚

筱纤儿感觉这个xiǎo胖子越説有厚脸皮,最后干脆不和他説话,转过身来,“杨大哥,你看看聂星辰他怎么样了”,赵xiǎo王xiǎoxiǎo的眼睛出现一丝凝重,与血鸦一战,那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几乎都渗透了一个人的灵魂。

虽然一直猜不透聂星辰怎么把血鸦杀死了,但是聂星辰不可能无缘无故昏迷,这件事一定和他有关。杨一凡diǎndiǎn头,聂星辰有多强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当初在神之路上,他欲要成魔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是那么的悸心,那时候的实力都恐怖如斯。

杨一凡一只手握在聂星辰的手臂上,一层层金灿灿的光芒渗透进去,在聂星辰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吞噬力,这种吞食力居然只吞噬精神力,杨一凡狠下心来,更加强大的精神力欲要寻找这股吞噬力的根源所在。

杨一凡发现,就在他快要找的那股吞噬力的存在时,那种感觉不留一丝痕迹的消失了,“咳咳”,聂星辰脸色苍白,慢慢的睁开眼睛,“杨一凡,怎么你在这里”。

杨一凡不知道如何解释,只是説命运二字,聂星辰动了一下身体,脑袋像要裂开一般的撕痛,两次精神力抽空,几乎都要让他变成白痴了,杨一凡看得出聂星辰的痛苦,他究竟遇到了什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能够让他都受伤。

还有那个强大的赵xiǎo王,“聂星辰,你们究竟遇到了什么,这次的伤可一diǎn都不轻”,聂星辰站起来,看到赵xiǎo王除了脸色苍白以外并没有别的大碍,不由的大松一口气,然后看向杨一凡。

聂星辰站起身来,再次猛咳几声,然后慢慢地把血鸦的事情説了一遍,尽管杨一凡隐约感觉到这次恐怖的兽潮是因为聂星辰而起,而当真正的听到聂星辰把这件事説出来,那完全又是另一番情景。

聂星辰把关于血鸦的事情都説了出来,这次真可谓是一场生死的恶战了,要不是他们的运气足够的好,在生死间碰到了光明圣龙杨一凡,那赵xiǎo王很有可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去投胎了。

杨一凡听到和血鸦那惊心动魄的一战

赐神  第一百七十一章 回忆的真挚

,不仅有血鸦,黄金比蒙的存在都出现了,两大神之路的王,这样就行的通了,聂星辰赵xiǎo王能够活着回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其实聂星辰并不知道在他昏迷后,还遇到了四翼双头蛟。

赵xiǎo王惨烈的一战,要是都説出来,杨一凡那才叫震惊呢,赵xiǎo王并没有为了突出自己把这件事説出来,而这让筱纤儿看起来,赵xiǎo王这个人的优diǎn还是有的。

聂星辰强忍着身体上的撕痛,就算他的恢复力足够的变态,这个时候也有些有心无力啊,杨一凡把一条手臂搭在聂星辰的身上,瞬间金灿灿的光芒在聂星辰身上传来,那些一道道伤口一身肉眼的速度愈合了。

连赵xiǎo王那么恐怖的伤势都能够治好,更何况是这样的xiǎo伤呢,聂星辰答谢一笑,把翎儿背在后背上,xiǎo哀和血海看到聂星辰没事都松了一口气,那场大战实在是太可怕了。

杨一凡看着聂星辰和赵xiǎo王,那位老者説过,这两个人将是自己的伙伴,陨落世界的伙伴,聂星辰锤了几下脑袋,然后摸了摸那把铁锈飞刀,没在身上,“xiǎo胖子,你有没有看到一把铁锈飞刀”。

筱纤儿往前一步,她就是要説这个话题,聂星辰在刚才的讲述中,明明是用一把吞食精神力的铁锈飞刀杀死血鸦的,这么説来,被赵xiǎo王给仍血鸦的时候扔了出去,赵xiǎo王不自然的一笑,这件事还真不是故意的。

聂星辰看得出来,那把铁锈飞刀似乎真的不在这几个人的身上,那么强大的一件东西就这么没了,聂星辰不心疼那是假的,而现在怎么去找,都被金色的大蚂蚁连尸体都搬走了,怎么可能找得到。

聂星辰叹了一口气,算了,他也不是那么xiǎo气的人,或许在未来还能遇到吧,聂星辰看了一下xiǎo哀,这个xiǎo家伙没事,生源之气就没事,那么宇之都的生死丹自己一定要去得到。

聂星辰要去宇之都,赵xiǎo王是一定要跟着去的,筱纤儿感觉跟着他们生活充实,并且还能快速地提升实力,自然没有不去的道理,杨一凡也要去宇之都,这样一群人就这么上路了。

聂星辰一行人走的速度并不慢,不过走在神之路上,地面石壁戈滩上到处都是残碎的尸体,有人类的也有魔兽的,这场兽潮真的是恐怖啊,聂星辰还时不时看到苍白一脸谨慎的少年少女,看来他们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啊。

杨一凡虽然有恐怖的疗伤能力,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适合他去治疗的,看着他们一脸的谨慎,杨一凡知道就算适合他去疗伤的话,恐怕也不是那么的简单,赵xiǎo王xiǎo眼睛似乎看出杨一凡的矛盾。

这个少年不仅实力强大,就连人都好的没话説,第一次见面就能全力治疗自己,这样的感觉让赵xiǎo王很舒服,筱纤儿则时不时把目光留在赵xiǎo王的身上,这个xiǎo胖子算是救过自己一次吧。

只有聂星辰没有太多心思,虽然他也为这次兽潮感觉到一丝内疚,但是他并不是一个抱怨的人,这个抱怨不仅对别人也是对自己,能够走在神之路上就要做好相应的牺牲准备,否则的话就不要来这里。

他现在只想着宇之都,没想到原本就是要去宇之都的,在这一路上居然一件又一件头痛事等待着他,连他都感觉到有些疲惫了,这种疲惫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存在着,幸好没有太大的变故。

鬼头几人都没有説话,在他看来,这几个人都是可以媲美老大的存在,这样可怕的妖孽们居然在神之路上出现这么多,尤其是那么聂星辰,在海市蜃楼中就已经足够的恐怖了,而现在一个照面就能把自己杀了吧。

鬼头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赵xiǎo王快走几步,“杨一凡,我怎么觉得你和星辰他认识啊”,杨一凡微微一笑,“我和聂星辰确实认识,而且在海市蜃楼的时候就认识了”。

赵xiǎo王xiǎo眼睛发出一道光亮,“你还真和他认识啊,你过来一下,我有几个是请问你”,杨一凡看到赵xiǎo王那不自然地笑容,有diǎn贱贱的,筱纤儿拍了一下光滑的额头,这个xiǎo胖子会不会又有什么奇特的想法了。

不过,她却走到了聂星辰的身边,心里的她能够看出来,在聂星辰身上有一种孤独,这种感觉就像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人,那种所产生的孤独,这样一位神话般的少年,他的故事又会是怎样的传奇。

赵xiǎo王拉着杨一凡,杨一凡并没有拒绝,自从那位老者説他们是伙伴,杨一凡就已经有那种伙伴的感觉了,杨一凡被拉到一旁,“xiǎo王,你有什么事情问我”。

赵xiǎo王xiǎo眼睛慢慢地严肃起来,很认真的笑了,“我想知道,在聂星辰后背上的那个女孩儿是他的什么人?”,杨一凡震了震,这件事就像一个疤痕,每一次碰触都是那么的疼痛,刘翎儿怎么死的,那是被自己的兄弟杀死的。

杨一凡很想用光明治疗救活刘翎儿,但是穿透心脏还能救活的话,那杨一凡就不是人了,那一定是神啊。赵xiǎo王看得出杨一凡的不自在,原本的笑容慢慢凝固住了,“那个女孩儿是不是对他很重要很重要”,杨一凡这次diǎndiǎn头。

杨洋的死就是聂星辰动手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手段,这是杨一凡的一道疤,心理上永远的一道疤,赵xiǎo王没有再问,这件事他相信不久后他一定会知道的。

赵xiǎo王其实也能看得出来,聂星辰为了提升生死丹那生的一面,居然挺身而进宇之大森林,问世间几人能够做到聂星辰这般,赵xiǎo王看得出杨一凡似乎哪里不一样了,只好不再纠缠这个问题。

杨一凡吐了几口气,再次回到聂星辰的身边,筱纤儿在和聂星辰説话,似乎説的是关于神之路上的事情,不得不説筱纤儿这个绝色女孩儿很有一定的説话水准,居然能够説中聂星辰心中那最柔软的地方。

聂星辰感觉到筱纤儿那善解人意的话语,他也是需要分担一下身上压力,这种感觉他太需要,而筱纤儿正好説在聂星辰最想表达的地方,聂星辰温柔的一笑,那是赵xiǎo王杨一凡甚至筱纤儿都从来没有见过的一面。

回忆是个好东西,它总是能够让一个人最真挚的一面清晰地露出来,聂星辰不由自主的和她説起他和刘翎儿的diǎndiǎn滴滴,赵xiǎo王和杨一凡都没有打扰他,他就像在讲一个生动的故事给大家听。

从第一次遇到刘翎儿,然后是双月纹突破万头双月狼,碰到排名第二的餍魇,刘翎儿为他炼制三天化血丹,那可都是在她牺牲自我下完成的,谁都能看出来,在聂星辰説起刘翎儿的时候,聂星辰是那么的满足。

和刘翎儿在一起的时光是聂星辰最轻松的时光,禁锢势力之战,就算是遇到双死必死结的时候,刘翎儿那严肃的表情都是那么的可爱,聂星辰全

身心地投入自己的故事中,他都没有看到周围的人也随着他的情绪随之变化。

聂星辰讲的很投入,不知不觉来到了海市蜃楼,就在这个时候,赵xiǎo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筱纤儿看了赵xiǎo王一眼,赵xiǎo王知道筱纤儿这是要和他把气氛破坏掉,不然,聂星辰这样重情义的人回忆到刘翎儿死去的那一幕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赵xiǎo王,你有那么好的厨艺居然不露上一手,你这个人也太不厚道了”,赵xiǎo王并没有因为筱纤儿主动开口説自己而感觉到不自在,在他心中洽洽相反,这样一来在场中唯一一个女孩儿开口了,也不显得那么尴尬啊。

赵xiǎo王那个表情叫个投入啊,捶胸顿足,哀叹道“哎呀呀,都怪我,都怪我,一凡兄都救过我的命,怎么説也要倾尽全力报答他才行啊”,筱纤儿看着这个会演的赵xiǎo王,那叫个佩服啊。

这个xiǎo胖子不愧为能够隐瞒过自己的存在啊,聂星辰知道他们的好意,然后深呼吸了一下,这样的朋友并没有要在自己的最难堪的时候表达出来,他们都有一双慧眼啊,杨一凡也有些感激筱纤儿和赵xiǎo王,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和鬼头解释呢。

漯河治疗癫痫病方法
漯河治疗癫痫病费用
漯河治疗癫痫病医院
漯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漯河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